首页 > 美食

“麦当劳”这盘菜谁来接

2016-07-04 12:05:48 来源: 责任编辑:


  
  今年3月底,麦当劳的报告已经计划在亚洲区“采用新的经营模式”,在中国大陆、香港、韩国市场,引进合作伙伴,让他们以特许经营的方式拥有麦当劳连锁。麦当劳希望通过这个举措,把全球市场特许加盟比例由去年定下的90%的目标,进一步提升到95%以上。Steve Easterbrook称这能够“提升决策效率、提高市场渗透力,为顾客提供更好的就餐体验”,同时“释放市场扩张的潜力,推动未来的发展”。
  
  这个盘到底有多大?
  
  当劳聘请摩根士丹利出售总计近2800家店面,其中中国内地加香港共有约2400家,麦当劳中国内地和香港业务的未计利息、折旧及摊销之利润约为2亿美元,而售价大概是这个数目的15-16倍,即30亿美元左右。有消息称,麦当劳将向买家授予为期20年的特许加盟经营权,但也设置了限制性条件,阻止一些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参与收购。“接盘侠”将拥有麦当劳连锁店的主要权益,而麦当劳在其中将收取一次性的加盟费,每年的特许经营费,以及收入的3-5%。
                          0.jpg
  这个盘谁可能来接?
  
  6月15日,据 Bloomberg 报道,中国化工集团和新希望集团考虑竞购麦当劳中国的特许经营权。私募股权机构 KKR 正考虑联合一家中国公司发起竞购,标价约在 20 亿美元,潜在买家被要求在下周前提交第一轮竞购提案。
  
  6月23日,三胞集团向BBC确认,已联合北京首旅集团向麦当劳在中国内地与香港的店铺发出竞标申请。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称,交易价值大约 30 亿美元。
  
  目前麦当劳已经收到6家财团的标书,包括首旅集团、三胞集团、中国化工集团,以及贝恩资本与TPG资本,KKR等国际投资公司也参与了招标,并希望与一些来自中国的战略收购方结盟。有消息称,北京首农集团以及格林豪泰酒店集团也有意愿参与竞价。
  
  上述参与竞标的企业几乎都有餐饮或者零售市场的经验。
  
  首旅集团在海内外拥有近300家控股参股企业和1600多家成员企业,业务涵盖餐饮、酒店、交通、旅行社等,旗下餐饮品牌包括全聚德、东来顺、北京饭店等。
  
  三胞集团是中国近年在海外收购较为活跃的民营集团,主营业务是“金融、健康、消费”三大产业,拥有英国House of Fraser、美国Brookstone等多家海外零售企业股权。
  
  中国化工虽然表面上和餐饮联系不上,但其董事长任建新曾在1995年创办了着名的马兰拉面。目前马兰拉面在全国有100多家分店,其中一半左右在北京,这个曾经落地海外市场、门店数一度达到385家的中式快餐连锁,也确实需要有力的振作。
  
  私募股权公司KKR则一直在中国继续着食品行业投资,2014年他们以4亿美元收购了福建圣农集团18%的股份,而圣农集团正是麦当劳、肯德基、必胜客的供应商。同一年早些时候,他们还以1.5亿美元收购了中粮集团旗下子公司中粮肉食(Cofco Meat)。
  
  寻找接盘侠的事情,一早就启动了
  
  其实自2008年起,中国大陆麦当劳的部分分店已经开始转为特许经营,2014年,麦当劳在上海、深圳等城市开放特许经营业务,2014年底,特许经营的比例已经达到了12%,这些已经是相当明显的信号了。
  
  这次的醒目头条,除了相对明确的出售意向之外,还因为近邻台湾、日本麦当劳的股份出售风波,全部都在一年之内掀起。
  
  2015年6月,随着麦当劳大中华区总裁在台湾的专门会议之后,麦当劳在台的31年投资也画上了句号。子公司撤出台湾,近350间直营店另寻买家,成为了2015年台湾餐饮业*大的一场地震。
  
  麦当劳在台湾一年40多亿人民币的市场产值,是王品集团的近两倍,这样重大的经营调整,却也没有给出明确的时间表。到了2015年底,麦当劳派驻的高层已经悉数离开,但买家却迟迟没有出现。
  
  从2010-2014年,全台湾新增门店数量近百家,但2015年初时,人们发现2014年分红金额竟然是0——这种惨状也只有当年SARS病毒肆虐的时候如此。2015年3月上任的首席执行官Steve Easterbrook已经把台湾从高增长市场名单中剔除,这就说明了问题。
  
  日本麦当劳的大型疲软从2014年开始显现;受到福喜事件的影响以及去年年底的土豆短缺风波,2015年麦当劳在日本市场的年度亏损超过3亿美元,这也让2014年的1.8亿美元亏损不那么触目惊心,同年150家日本麦当劳连锁店关门大吉。根据2015年12月的日本经济新闻网报道,麦当劳正在考虑出售其日本公司的30%左右的股份。
  
  曾经麦当劳在日本也和中国一样享受风头一时无两的地位,而且日本市场的新品照烧汉堡更是成为了整个东亚地区的标杆级产品。曾经日本麦当劳门店数量是1万家(要知道美国大本营也仅有1.4万家麦当劳),但现在日本的门店数只是停留在3000出头,与麦当劳合伙持股的Fujita&Co,在传奇人物Den Fujita 于2004年去世之后,公司就开始陆续抛售麦当劳股票。
  
  除了麦当劳,其他外资企业也在寻求接盘。
  
  分店比麦当劳多一倍的百胜集团,其实也一早就在寻找出路。超过5个季度的亏损拖累之后,投资者们终于要求和中国市场进行切割,也正是由于此,2015年10月百胜宣布将中国事业部拆分出来,作为百胜集团*大的特许加盟商独立存在,将拥有中国区所有的肯德基、必胜客等品牌的**经营权。他们希望在2017年,把原来超过80%的自营餐厅比例,迅速减少到不足5%,这也是麦当劳意欲达到的比例。
  
  不过呢,百胜的情况也并不乐观然。在上个月,路透社的消息称,一个包括中投和司KKR在内的财团已经终止了有关收购百胜旗下中国业务股份的谈判。该财团想要获得这项业务的多数控制权,收购超过50%的股份,但是这远远多过百胜愿意出让的20%。
  
  同样的,可口可乐的装瓶业务也想抽身。目前,可口可乐既与中粮、太古合作,又有一部分自有装瓶业务。根据其今年2月的对外通报,可口可乐希望可以将全部装瓶业务都授权给以上两家合作伙伴,从而减少开支、精简业务。
  
  接了盘之后,能端得稳吗?
  
  根据麦当劳第一季度的财报,麦当劳的全球销售实际增长3%,利润达到11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8.1 亿美元。在*重要的美国市场,麦当劳第一季度同店销售增长率为5.4%,也高于分析预期。在好不容易从泥潭中爬出来,求得三个季度的盈利之后,麦当劳同时间以超高手速整顿全球业务,似乎是要腾出手来,进一步复兴占据店铺数量一半的美国市场。
  
  而麦当劳的整顿计划,则要一路持续到2018。如果按照他们的目标,特许经营比例达到95%的话,则需要出售至少3500家直营店,因此中国大陆、香港、台湾、韩国这几大“臃肿”的亚洲市场成为了*先一批出售的;当然,还有另一种方法是直接关店,2015年4月麦当劳就宣布要关闭全球700家表现不佳的分店,之前提到的日本就属于其中之一,但它是在利润拖累过多情况下的举措,对市场和投资人信心有不小的伤害,也因此主流做法还是耐心寻找下家接手。
  
  从积极的角度来看,麦当劳只在美国等成熟市场采用特许经营模式,而在中国市场采用直营方式,以确保品牌建设和质量管理的稳定。而现在中国市场已相对成熟,开放特许经营模式并减少直营店数量,有利于节省开支,更快地实现扩张;对于接盘的合作企业来说,也可以在技术、管理、运营方面有所收获。
  
  当然,在三万亿起跳的大陆餐饮市场,曾经依靠农村包围城市或者大张旗鼓的特许经营,迅速扩张起来的本土连锁快餐企业,面对着一个和优势伙伴合体后也许更加本土化的麦当劳,胜算也许会变小。
  
  首先,你得找到人来接盘。
  
  问题的关键就在于,麦当劳寻找投资者的路并不顺利。距离台湾股权出售的消息发出,已经过去了超过一年,然而一点动静都没有。第一个可能的买家统一集团,看到300亿元的价格,直接扭头走了;麦当劳的供应商义美嫌弃它低价形象根深蒂固,回报率不高;超市巨头全联社则表示目前没有足够的管理团队,因此也罢手了;新加坡的丰树集团,因为开价低于预期也主动退出了竞争;再之后传出很有可能接盘的仰德集团,在接受采访时也统统是否认的态度。
  
  在台湾市场,麦当劳除了卖经营权,还有旗下近20个一流商圈的不动产,但就是因此而产生的高报价,再加上“买主必须有企业第二代参与经营”的严苛条件,让市场踌躇不前。因此现在麦当劳已经下调了交易价格,并且试图将经营权和不动产分拆出售,或者配套其他条件兜售,总之就是很着急,很想脱手。

不良信息举报 ca88亚洲城地区网站联合辟谣平台 中国网信网 兰州网警 可信网站